活水信息 News

General

Page 1 of 123  > >>

Apr 18, 2019
Category: General
Posted by: lwra_admin

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主日、与我们一起敬拜万王之王、万主之主耶稣基督,荣耀阿爸父!

我们每周主日早9:30开始,地址:350 Margaret Ave. Kitchener ON(Breithaupt Centre, Room 207)

祝福你!

Event

Page 1 of 9  > >>

Nov 13, 2018
Category: Event
Posted by: lwra_admin

欢迎收听我们的讲道播客:http://livingwaterassembly.net/boke/ 及

灵修博客:http://livingwaterassembly.net/blog/

在谷歌播客和苹果的iTunes上搜索"活水播客"。可以订阅我们的播客(Podcast)

天父爱你
 
1Peter1_24_25

阿根廷大复兴的故事 - 罗门牧师

阿根廷大复兴的故事(罗门 牧师)- 五旬节灵恩运动历史.23
阿根廷地大居南美第二,仅次于巴西,而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有着大量欧陆建筑。1945年,阿根廷总统胡安.多明戈.裴隆(Juan Domingo Peron)与他美丽却交鬼的妻子伊娃‧裴隆(Eva Peron,又称贝隆夫人),将拜偶像及淫乱带进这个国家。她是当时阿根廷最有影响力的人物,成为一个崇拜的中心,她的照片、名字、肖像广泛出现在邮票、硬币、明信片和日历等处,阿根廷的工人阶级崇拜她又惧怕她。

巫术入侵

玛贡巴是巴西土著信奉的一种巫教,以神灵附体闻名,50年代玛贡巴教徒向阿根廷人推销价格低廉的「巴西之旅」,以「发掘地方文化」为名,推动一团团阿根廷人前往巴西观光,而在旅途过程中,阿根廷团员竟被带进了玛贡巴教的祭典中,上千名观光客被鬼附身。回国后,阿根廷的属灵空气明显地被恶者控制,到处充斥着巫术。阿根廷的过去,有火热的偶像崇拜,街上就可以买到偶像,放在家里就向偶像祷告。复兴前阿根廷基督徒很少,当时阿根廷的基督教会若有两个人信主就算称为复兴了。

复兴从祷告开始

1949年阿根廷第一夫人伊娃裴隆成为阿根廷最有影响力的人,却陷人民于偶像崇拜的危机中。衰弱的教会使得爱德华‧米勒牧师与他的同工几乎绝望,沮丧到谷底的米勒牧师,他形容自己犹如「一个落入自己意念的死胡同来逃避神的人」,就在似乎无计可施之际,决定一天祷告八小时祈求复兴。他当时牧养孟都扎的一间砖土造的教会,祷告多时却毫无反应,几个礼拜后,神启示他:「叫人们祷告,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在他们身上,告诉他们要预备好自己,从八点守候到深夜,若是他们没有预备好要守候整整四个小时,他们就不必来。」当时正值寒冬,神的呼召对他们而言显得碍难执行。主日崇拜时,米勒牧师呼吁大家参加通宵祷告,结果只有三位会友响应。

复兴的火焰

第一晚牧师教导了圣灵的真理,然后四个人跪在主前安静等候,四小时中只有牧师唱诗、祷告,其余三人全无反应。结束后,三位会友表示并无任何感动,只有一个姐妹说她有感动想要到教堂中间敲桌子,第二天与第三天是第一天的翻版,连那位姐妹想敲桌子的冲动都一样;到了第四天晚上十一点,牧师确定那位姐妹还想敲桌子,于是带领大家绕桌唱诗,不料,当那位姐妹敲桌子的一瞬间,突然一阵强风扫进教会,众人立刻被圣灵充满说出方言,圣灵浇灌的消息立刻传遍教会,隔天以后,会友纷纷到教会祷告。

几周之内这间小小的教会会友增加了又增加,会友自动组织布道队伍出去为神作见证,当教会被圣灵充满洁净以后,许多人在布道会中得着救恩,有一个晚上神的灵强烈运行着,无论得救与否的人都曲身跪在主的面前呼求祂,称耶稣为:「万有的主」,当神的灵以大能通过时,没有人能承受祂的荣光!整个晚上神完完全全地改变了孟都札教会。过去一些不冷不热对圣工漠不关心的会友不见了,现在教会满了热心的会友,过去崇拜时的冷漠,现在则换成了喜乐的欢欣。过去叹息--现在歌颂;过去死寂--现在活泼;过去失败--现在胜利。神临到了孟都札的教会;荒漠变成了果实之地。然而江河的目的乃是继续奔流以寻求新的河道;因此不能只局限在孟都札。不多时,神的灵已临到其他教会和城镇。

1949年六月初,这股复兴的活水开始流遍阿根廷全地,直到1951年神的灵不断运行在许多阿根廷的城市和乡下教会里,后来神吩咐他们说:「退出争战之地,到一旁守候祷告。」这是一个奇怪、难以理解的命令。神让我们参与了祂超速在一夕之间完成的属神国度,现在却又要将我们搁置一旁--打入显然黯淡的失败之中。然而他们仍遵照上帝的吩咐离开贝尔市(神曾显现的地方),往四百公里外的另一个市镇转进,以等候另一波更大复兴浪潮的来到。

1951年在首都附近的贝尔市圣经学院经过爱德华米勒牧师数周,每天数个小时的祷告后,神差派祂的天使来到这所圣经学院,所有师生都被圣灵感动,开始为阿根廷的复兴祷告。经过三个月迫切流泪的祷告后,一位学生在圣灵中说出神启示的话来:「擦干眼泪,犹大族的狮子已经得胜。」,神将开始在阿根廷施行各样的神迹奇事,因为阿根廷的壮士已经被捆绑了,果然伊娃‧裴隆这位美丽独裁者的妻子,热衷招魂术,并引导这个以天主教为首的国家,进入一个公开招魂交鬼的境界,终于她在1952年罹患可怕的子宫癌,她用尽灵异之术、散尽钱财远赴纽约救治,终究却无法逃过上帝的刑罚。

到阿根廷找总统

从1949年初,爱德华米勒牧师在孟都札教会被呼召带领弟兄姐妹祷告开始,到1954年四至六月,首都医治布道会达高峰,从北方的丛林到最南方的帕坦哥尼亚,上帝的荣光遍及全阿国。短短不到六年,阿根廷脱胎换骨了,复兴的原因,据经历过当时复兴的牧者纪录中所载,是因为经过恒切祷告,阿根廷的壮士被捆绑了!统治阿根廷的空中掌权者,必须先被捆绑(即被废除其统治权)。「人怎能进壮士家里,抢夺他的家具呢?除非先捆住那壮士,纔可以抢夺他的家财。」(太十二29)。

1954年一位来自美国华盛顿的布道家汤姆海克斯,感受到神要差派他一个工作,就是在阿根廷将要有一个大型的布道聚会,于是他买单程机票去那里,他想既是上帝的旨意就顺服;于是凭信心买了机票,但还不知道到阿根廷要找谁?就求问神,神说「你去找裴隆先生。」神将这个名字放在汤姆海克斯脑海中。他问空中小姐,是否知道在阿根廷有个裴隆先生?空中小姐回答说:「我当然知道,他是我们阿根廷的总统!」

飞到阿根廷后,他就凭信心到了总统府,侍卫在门口拦住他追问,他就说要见总统,因为要举办医治大会,在这个聚会中,上帝会在大会中医治人的疾病。侍卫惊奇,「上帝会医治人?那上帝可以医治我吗?」说自己有肝炎,正在疼痛。于是汤姆牧师就握着侍卫的手开始祷告,刚一祷告神的能力就进入侍卫的身体,立刻他就不疼了,一切疼痛都跑了,于是答应汤姆第二天再来,带他见总统。

第二天侍卫欢喜地带他去见总统,当地市长也在场,汤姆就对总统说,他要举办的医治布道大会,要租借2万5千人的体育馆,要有报纸及广播电台为布道会宣传,总统反问他,「你的意思是说,已经死去近两千年的耶稣,现在还可以像祂在世时一样医治人吗?」汤姆回答说:「是的,我当然相信。」 总统再问他,上帝可以医治他吗?因为他有一种难以治愈的皮肤病,脸上手上都是斑痕。汤姆立时将总统的手握着开始祷告,顷刻间神的大能流入总统的身体里,总统惊奇地说:「啊!我的上帝!斑痕都没有了!我痊愈了!」

复兴的爆发

因着总统的亲身经历,于是当场就发布了一道命令,从今以后容许人民有完全的宗教自由。尔后就在市长的配合下,真的在可容纳2万5千人的大西洋运动场举行了医治布道大会。布道会所使用的体育馆,在聚会前几小时就坐满了人,到后来座位不够,就对外加装扩音器,甚至带位人员须采十二小时轮班制,而每晚布道会不断有神迹奇事发生。甚至当布道会要结束的时候,群众挥舞着手帕要求继续布道达十五分钟之久,大会只好决定延长布道会期,并且改租可容纳18万人的赫瑞根体育场。

透过媒体的报导,消息很快传遍全国,杂志、广播、报纸均以头条新闻刊出聚会内容,人潮从各地蜂拥而至,包括邻近的国家,那个天天坐满的体育场,以前从来就不曾因为政治或娱乐性质的活动而坐满过,竟然因为上帝而挤满了人,每天在哪里都有人身体回复健康,或心灵被更新,每晚聚会结束后,必须用起重机和大货车,搬走那些被治好的人所丢弃的轮椅和拐杖,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,腿骨结构有问题,根本无法行走,大家在同心合一的祷告后,孩子的母亲凭着信心挪去他的支架,结果是他可以走路了!不但走路,他甚至可以跳上跳下,大家欢喜得流泪感谢。很多人加添了信心,神迹也随即发生。

一位明了孩子病况的医生在看到了如此奇妙的神迹后,立刻走到汤姆牧师站立之处,抱着他的脚呼求道:「我要这位基督,我要得救,我愿意事奉这位使孩子复原的神!」当时还有一位在当地极出名的出版家全身正被许多的病痛,包括痔疮、风湿、静脉肿瘤曲张等辖制着,在一次聚会中全部都得了医治。

另有一个晚上,警察带了一位被鬼附着的妇人走向讲台。当汤姆牧师大声斥责「污鬼,出来!」时,当时在场的人都听得个个毛骨悚然,那位警察先生只是恭敬地摘下帽子,魔鬼便顿时逃开了,那位妇人也立即举起双手,赞美上帝赐她完全的自由。各式各样的人前来参加聚会--残废的、瞎眼的、生病的、富有的、贫穷的、老人、为人母的、为人父的和一些年轻的朋友。连玻利维亚副总统的妹妹带着她的孩子来得医治;阿根廷副总统的妻子也在自己家里举行祷告会,并研读圣经,连全阿根廷最富有的妇人也来就近恩主;一位省长的身体也在聚会中得到了医治。

神俘虏了架设网罗的魔鬼,并斥责死亡退去,做母亲的接回完全康复的婴儿,许多人从病床上跃起,做父亲的再回复工作带给家人温饱;家家户户再度团聚,重拾起初的爱,真实而肯定的拯救临到了许多家庭,成千上万的人从罪恶中转回。

不论富有的、贫穷的、受教育的、没受教育的、地位高、地位低的、省长或是乞丐都在这些日子当中遇见了神。自一九五四年四月中旬至六月中旬差不多两个月之久,神的荣光遍及大地。神屈身亲吻这块大地,耶稣宝血洁净每个地方使其完全,传统的教会也开始接受圣灵的施浸。圣经也成为抢手货,5万5千本圣经被抢购一空,大会必须紧急空运数万册圣经应急。

整整二个月,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连续特会。当聚会结束后,有人表示愿意出资兴建一所聚会用的体育馆,各行各业都有人献身,牧师们奋勇做工,阿根廷教会大大更新。在1950年代前后,这个聚会是教会历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。据警察局统计,共有600万人参加这次神医布道大会,从此打破了阿根廷崇拜偶像的传统黑暗势力,带动了阿根廷的大复兴。

爱德华‧米勒牧师在记录此次大复兴的书中是这样形容的:「这群原本麻木愤世的百姓开始有了盼望。原本高傲的阿根廷人民,火热如同五旬节的信徒。每晚,当神借着汤姆牧师释放出喜乐的信息时,百姓就高声唱诗欢呼以响应神的大能……他们找到了生命的泉源,医治的活水流出,神的大能运行在百姓中间。」

牧师们在经历过圣灵的火燃烧之后,个个儆醒热心作工,另有许多传道人被神兴起来事奉;同时间一些神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在看到神的大作为后,也开始作医病的传道,教会的会友增加了,不得不扩建以容纳更多的会众。神不是高高在上,且毫无目的的挑选阿根廷以开始这些奇妙事工的。当这个国家正处于拜偶像、邪恶、污秽和堕落的危险边缘时,上帝在教会历史中行了一次最大最多的恩典。几乎十年后,我们仍然能从祂的灵所浇灌的恩典中收到积极的效果。一道巨大的亮光照亮了阿根廷的良知。一夜之间,百姓认识了福音;除去了许多障碍。街上行人所谈的是福音,人们心中和思想的千万桎梏已被打破。阿根廷的勇土已被捆绑,奴役这个国家的灵已被神的大能大力所征服。